1. 首页
  2. 英格兰足球联赛

里格尼茨战役——圣殿骑士与蒙古铁骑的对决

1236年,在东方辽阔广袤的钦察草原的地平线上,一支军队在一个男人的率领下踏入了东欧的土地。他是继阿提拉之后又一个来到欧洲的东方人,他的名字将在接下来七年内成为整个东欧的梦魇:孛儿只斤·拔都。

拔都汗,又称萨因汗

1241年4月9日,分裂的波兰艰难地组成联军抵抗所向一片残灭的蒙古人,却在拔都麾下大将拜答尔面前遭受了毁灭性的惨败。这场里格尼茨战役(又名瓦尔斯塔特战役)造成的伤痛一直残留到今日,但知耻而后勇的波兰也很快统一起来,成长为东欧强国,欧洲之盾。

蒙古西征

在中亚和东亚取得一系列出人意料又摧枯拉朽的伟大武功之后,蒙古人有了一个伟大的理想,那就是"征服全世界"。

1240年前后,西征的蒙古皇孙拔都和大将速不台等人一起征服了罗斯诸国,在今俄罗斯地区建立了金帐汗国。为了防止以后东欧诸国对金帐汗国形成威胁,蒙古人的兵锋继续向西,残破东欧诸国。

金帐汗国对东欧的侵略,本质上是一种建立于外交之上的军事威慑。

剑指钦察草原

成吉思汗的继任者窝阔台汗命令术赤的嫡次子拔都率军西征欧洲,他身边汇集了成吉思汗各支的代表:拔都的兄弟杆翰尔答(Orda)、别尔哥(Berke)和昔班(Shayban);窝阔台之子贵由(Guyuk)、合丹(Qada'dan);窝阔台之孙海都(Qaidu);拖雷之子蒙哥(Mongka);察合台之子拜答尔(Baidar)和孙子不里(Buri)。

但这支军队真正的领导者是60岁高龄的老将速不台,这位蒙古汉子一生南征北战,东至朝鲜,西抵波兰,南到波斯,都有他的赫赫功勋。

参与第二次西征的蒙古军力大约为5万人,除蒙古本部军马外,还有仆从国军队)。当他们一路远征到东欧,才滚雪球一样通过抓丁增长到庞大的15万。战争起源于1236年秋天,蒙古大军攻灭了伏尔加河流域保加尔人的卡玛突厥国。

1237年春寒料峭时,蒙古军又进攻钦察草原上的钦察游牧部落,1239年12月份,蒙古人攻陷了阿兰人的都城蔑怯思城,南钦察草原被彻底吞并。在征伐南钦察草原的过程中,北面开始了对罗斯诸公国的远征。

罗斯诸国贵族步兵

西征罗斯诸国

当时的罗斯诸公国碎得比波兰还严重,各个公国的分歧严重削弱了罗斯地区的凝聚力和军事组织能力。

1237年底,里亚赞大公尤里守卫里亚赞,蒙军攻陷里亚纳,尤里被杀,全城尽屠之;罗曼兄弟守卫克罗姆那,后在城下战败被杀,克罗姆那被占领;1238年2月莫斯科遭到洗劫、紧接着苏兹达尔和弗拉基米尔城沦陷;苏兹达尔城被掠夺后焚烧,弗拉基米尔城教堂内避难的平民全部被屠杀;3月,最强大的罗斯王公苏兹达里亚大公尤里二世在西塔河畔的决战中战败被杀;雅罗斯拉夫城和特维尔城被洗劫,北方的诺夫哥罗德因沼泽地带而幸免;次年年底,切尔尼戈夫沦陷后,基辅几乎被夷为平地。

13世纪,罗斯诸国的贵族步兵

波兰战火

1240-1241年冬天,蒙古人越过了结冰的维斯瓦河,在洗劫了几乎是空城的桑多梅日之后,裹挟着一众俘虏的男女平民,行进到距离克拉科夫城七英里的时候驱散了俘虏,意在让他们逃回去传播蒙古人的恐怖。到1241年初,克拉科夫城防长官弗拉基米尔率领一支小股部队悄无声息地绕到蒙军后方,在波瓦涅茨附近发起突然袭击。蒙古军猝不及防,损失了不少人,但回过神来发现对方的人数实在比较少,很快就站稳了阵脚将其击溃。但是混战的时候,蒙军的男女战俘多趁乱逃跑,藏匿到了附近的树林中。蒙军劳师已远,军士都多疲敝,蒙军继续后撤,从森济舒夫退回到了加利奇(罗斯小国)境内休整。

休整完毕后,蒙军以两个万户的兵力进军到了桑多梅日,然后在此分为两军。一军入侵棱斯克,另一军继续入侵桑多梅日地区。此时,桑多梅日和克拉科夫的封建领主们一致对外,1241年3月18日在昔德洛夫(又称赫梅尔尼克)附近集结御敌。波军大败,主将阵亡,士卒十死七八。

蒙古铁骑

蒙古军到达克拉科夫城后,见到城内居民都已经逃走,就纵火烧城而后离去。行进到西里西亚境内的时候,发现奥德河上的桥梁早就被波兰人毁坏了,就在拉蒂博尔附近制作木筏或者干脆泅渡过河。本地驻防的大公自知军队数量太少难以对抗蒙古大军,于是后撤到了里格尼茨城附近,加入了正在此集结军队的波兰大公亨利二世。

蒙军渡河后,直接进发到了当时西里西亚的首府布雷斯劳。布雷斯劳城内的百姓老早看到蒙军过来,不想让城内资源落入敌手,就直接自己焚烧了外围的城市,然后撤入了坚固的内城做坚决抵抗。蒙军围攻多日,久攻不下,于是干脆解围撤退,之前的一路蒙军在里格尼茨附近会合。

蒙古解围撤退

瓦尔斯塔特战役

西里西亚大公兼波兰最高公爵,"虔诚的"亨利二世已经在此集结了3万(一说2.5万)人的军队,其中战兵一万多人。

全军大体分为五部分:

第一军大致是从德意志的戈德堡金矿区招募的矿工组成的步兵。由波西米亚王国摩拉维亚侯爵的儿子鲍莱斯瓦夫指挥。第二军是大波兰地区的主力军,辅以一小支克拉科夫卫戍军。以撤来的克拉科夫领主速里斯拉夫指挥。第三军是梅什科公爵带领了逃亡来西里西亚的西波兰军民。第四军是条顿骑士团大团长鲍勃 · 冯 · 奥施特恩(Poppo von Ostern)率领的数千德意志战士和条顿骑士团成员,大约有近百名骑士,步兵中很多是从贵族封地征调来的农民和日耳曼裔矿工。第五军是之前未受战火波及的西里西亚与波兰全境的精锐,包括数十名圣殿骑士团团员的一些外籍军团做辅助。由亨利二世亲自指挥。

蒙古方面也分成了五个军团,由拜答尔做总指挥。蒙古人的兵力是两个万户加上若干仆从军,多达五万人。但考虑到需要留本族镇守罗斯地,两个万户并不满编,大量在罗斯、钦察人中招募的仆从军只能作为辅兵,实际战兵不过一万出头,比联军要少。

公元1241年4月9日早上,虔诚的亨利二世和诸王公、主教在里里格尼茨城中举行了弥撒仪式后,率领军队出城迎战,两军布阵于离里格尼茨城郊处约10公里的平原地带上。

波兰联军第一军在鲍莱斯瓦夫的带领下率先出击,蒙军佯装不敌,诈败而走。这支波兰军队全都是步兵,而且装备非常糟糕,武器盔甲甚至都没有配发齐全,有许多士兵甚至是赤膊上阵,而且行军布阵毫无章法,许多士兵前堵后拥的挤在一起。这支部队在莽撞的鲍莱斯瓦夫的带领下渐行渐远,脱离了主力部队的掩护范围内的时候,蒙军轻骑兵突然发起反击,回身便射!第一军是那么的拥挤和脆弱,就算一个女人闭着眼睛盲射都能轻松的杀死一个人,就更不要提身经百战的蒙古战士了。数千支凌厉的箭矢带着破空声像热刀切黄油一样轻松的插进了波军士兵的躯干四肢里,在蒙古军队技术+战术的双重作用下,第一军甚至来不及溃散就被尽数射杀,将领鲍莱斯瓦夫身中数箭当场阵亡。

鲍莱斯瓦夫身中数箭

第三军主将梅什科见前军危在旦夕,赶忙率部向前支援,可惜当他赶到的时候,第一军已经已经全军覆没,十不存一。第三军的装备和训练要优于第一军的临时征召兵,但第三军依然以步兵为主力,因此机动力也很糟糕,他们在蒙军轻骑兵的箭雨下也很快支撑不住开始后撤。

亨利二世眼见步兵主力损失殆尽,终于和条顿骑士团骑士长鲍勃 · 冯 · 奥施特恩一道,率领麾下最精锐的波兰骑兵和条顿骑士团主力向蒙军冲锋。蒙军轻骑兵见状,又开始故技重施诈败而走,虽然在撤退,但蒙军轻骑兵一刻都不停的用手中弓箭回身射击波军重骑兵。亨利二世不知是计,依然执着的向前冲锋,力图追上蒙军弓骑兵。忽然,蒙军轻骑兵开始自发的分成两拨,向左右两个方向逃遁。

波军正要追击,但见在正前方马匹奔腾出的黄沙烟尘中,赫然出现了一支蒙古重骑兵部队,向着自己慢速推进。亨利二世马上重整队形,摆出攻击阵型向蒙古重骑兵部队发起冲锋。蒙军重骑兵也开始有条不紊地转变成攻击阵型,向波兰-条顿骑士联军发起冲锋。

此时的波军虽然仗着一腔血勇发起冲锋,但自身已是受创颇多,早已迂回到波军两翼的蒙古轻骑兵一刻不停的倾泻着可怕的箭雨,已经有很多骑士和战马受伤。流矢重重的砸在盾牌上的声音和尖利的破空声简直像是撒旦的狞笑。

骑士们哀嚎着,怒吼着,兴奋着,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

圣殿骑士的装备

而对面的蒙古重骑兵却是死一般的寂静,一层一层坚实厚重的札甲下面,是无声的沉默。他们并肩骑行,犹如一道铁墙向前推进着,蒙古重骑兵掏出了高磅复合弓向前直射,波军骑士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猛冲。

两军相接,金铁交加。顷刻间,鲜血与断肢齐飞,缄默与疯狂同在。骑士们依然很亢奋,这是他们从小到大学习的最标准的战术,最强大的武备,这是整个东欧能集结起来的最强大的野战力量!似乎没有理由输。侍从、骑士、雇佣骑手、奥施特恩和亨利二世都是这么想的,直到战友越来越少,蒙古轻骑兵封死了后路,骑士们的惨叫被隆隆的马蹄声所掩盖。

圣殿骑士对决蒙古骑兵

蒙古人就像是一把铁锤,带着蒙古高原独有的冷峻和残酷,粉碎了所有人的幻想。波兰-条顿骑士团联军惨败。

圣殿骑士团的援军因为被堵在后方,仅仅损失了3名骑士和2名军士。他们大都在一片混乱之中全身而退。

"虔诚的"亨利二世在亲卫拼死保护下突出重围之后,身边仅剩下四个随从。而且亨利二世的坐骑受了重伤无法前进,他好几次改驾别的战马,因此耽误了时间。

蒙古人的追兵到达,开始围攻几人。

亨利二世骑马拔刀自卫,在毫无希望的战斗中,蒙古骑兵用长枪戳入了亨利的腋下,后者吃痛,被挑落马。徒劳的反抗后,蒙古人揪着他的头发,割下了这颗头颅。

"是役也,波兰军损失甚众。相传敌兵在战场计算死者之数,每杀一敌,割其一耳,所得之耳,记有九大囊云。" ——多桑蒙古史

关于蒙古与波兰的伤亡,因为年代久远,在当时也没有人清数,所以至今没有确切的数字。我估计蒙军的伤亡极其轻微,应该在100人~1000人之间。因为这是一场歼灭战,所以波军去掉少数溃逃掉的,保守推测应该在一万五千~两万人,即真正意义上的全军覆没。条顿骑士团骑士长鲍勃 · 冯 · 奥施特恩虽然活着退出战斗,但也身受重伤。

喋血孤城

里格尼茨城的居民已经提前将外城焚烧殆尽,物资全部运到了内部城堡中,做坚决抵抗状。蒙古军把亨利二世发臭的头颅插在枪尖上,在城下来回巡示,意在恐吓守城居民,逼其投降。但城内居民早就看透了蒙古人的套路,拒不投降。蒙古人见套路失效,将周围的村镇夷平后就弃城而去。

后来蒙古大将拜答尔又攻入波西米亚,却在奥洛穆茨战役中被守将斯泰伦贝尔奇袭杀死。速不台失去强大的助手,因此不敢太深入欧洲,就借着窝阔台汗去世的机会撤兵。欧洲因此得到拯救,没有遭受更大的破坏。

波兰人损失了几乎全部的野战军和他们的大公亨利二世,这场惨败可谓痛彻心扉。然而这也让波兰人意识到统一和封建化的重要,一个分裂的国家不可能抵御外敌的侵袭。在接下来的百年里,波兰成功抵抗了蒙古人建立的金帐汗国的攻掠并完成了统一,一个强大的波兰王国在里格尼茨战役的血海中酝酿,即将虎踞欧罗巴的东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eastmidtowncoalition.com/c/177031.html

a b